安定的bg,不腐
夜貓子,嘗試早睡。
不定時墻頭草
大比重冷門戰士
感謝各位厚愛!

Cerfmois

© Cerfmois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劇透注意】

天哪大逆2怎麼這麼沉重,感覺這個故事背景是逆轉裡最黑暗的了。

慈獄真的好複雜,他被揭穿之前對龍之介那個態度真的讓我好生氣,太瞧不起人。稱呼龍之介“殺人犯君”“外行學生君”“學生君”,可他分明是作為辯護律師站在那裡質問他的。還輕視福爾摩斯,只叫他“大眾娛樂小說主人公”。替福和先祖鳴不滿!
可他認罪之後的態度卻讓我有些遲疑,那身影看著有些隱情,看起來有點可憐。

亞双義被冤屈的憤怒蒙蔽,堅決要治罪巴洛克。有些心疼。

5章也處處回扣“成步堂龍之介的覺悟”這個命題。(我發現巧舟的成步堂總會在各種狀況下給自己心理暗示,比如一定會在開庭前和休庭後自言自語(?)表明心志)和親友接著對峙下去...

我真的不是小女孩兒癡漢…
最近畫愛麗絲太多了😂

貼膜真的影響筆…(:ェ)| ̄|_

畫兩個小彆扭。
他倆互動看得春心蕩漾,但是又時刻警醒著,兒女情長不能再多有了。因此,怎樣的親近才是大概會有的這不好亂想。
畢竟是置身亂世的浮萍,能夠順心活下去就很辛苦了。再親暱的互動只有活在不用為世事擔慮的盛世才可以了。
如今行文卡在長歌即將與隼再次分別,不想她臨行前對隼說的“活下去!”竟像是擅自決斷的訣別。
這糖剌舌頭。他倆但凡多活一頁都足夠讓人開心。

幼女真可愛,幼女不好畫
正在和平板溝通感情,增進友誼

【劇透注意】

“這麼說來,既然壽沙沙是我姐姐了…
那成步堂君就是我哥哥了!”

我還以為最直白的cp推手要出現了,沒想到還是這樣有眼力界儿的曖昧稱呼呀!

???我也有今天?

【劇透注意!!】

被愛麗絲的黑科技折服(x)
趴耳朵上的玩偶好可愛呀。

其實龍之介在使出男子力(?)拉耳朵時我就在想,真能拉斷了也說不定呢~

他倆真好,我聽著ロンドン,滿滿都是他們兩個初來乍到,在倫敦漫步的樣子。

【十分自我的感想】

4章快結束了,明顯感覺到一定是和5連起來才能徹底揭開。謎團越來越多,就好像憑空冒出來許多端頭,就差些關鍵鏈接起來。以至於我實在找不出分神畫一畫什麼的點。
我越發體會到大逆轉每一章幾乎都是有一對相對應的事件。從一件小事開始,而接下來引出的大事件卻和那最初的小事有著相仿共通之處,或者最初的小事是一個牽扯出一切的導火線。
就好像1的第二章,貓與人,偷渡的朋友;第三章,愛麗絲調侃自己與福爾摩斯同居是“女僕”的存在,而太陽臉的胖太太卻也是假稱為“女僕”;2的第三章,友人的審判引出了友人的真相;業已死去的亡靈重又將...

阿銀生快!

也快萬聖節了呢(不)

“把草莓牛奶交出來,要不偷走你煙管!”蒙著一塊布簡陋地進行“treat or trick”不,等等,這不是來要糖的?


意外要照顧小孩子的幼兒園先生。

“真是的,喝了阿銀這麼多草莓牛奶也沒見你長大後嘴有多甜……”

再也不摸不動了。

畫了四張油膩膩 外套play(論毛毛領外套的一百種玩法

手機上摸草圖很開心,放電腦畫被自己折磨死


1 2 3 4 5 6 7 8 9 10